凤囚凰
凤囚凰

导演:于正

分类:大陆/言情/古装/剧情

播出时间:2018年1月14日

集数:54集

主演:宋威龙 关晓彤 张馨予 米热 张逸杰 张超人 何奉天 利晴天 李宗霖 洪尧

更新时间:2018-5-18 1:32:02

我不乞求你什么,也绝不想用这些来交换什么,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,离开你也是我一个人的事。你不喜欢我,那么我便也不喜欢你好了,就这么简单。
我虽说早知留你不住。却依旧不曾料到,这一日来得如此之快……你不会回来了,是么?
“容止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明白,我不奢望他改变。也不打算为了他改变。”
我的生死,我的爱恨,皆是我自己抉择,我不后悔,也不痛苦。
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,我不需要怜悯,亦没必要动摇。
贫贱不能移,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,惟人可自迷
利息得失是永恒的矛盾焦点。
衣袂破空之声打破死寂的安静。
男主最打动你心的话
容止:“我在”一(凤囚凰)
后来,红了樱桃绿芭蕉。
不是……他其实,不是想让容止死……
其实,他只是气不过,他恨容止无情无义,想看他受伤,想看他流泪,想让他露出软弱地一面,希望他看起来像……一个人。
“我喜欢容止,没错。但我也同样不能接受他的一些想法和作为,倘若一直留在他身边,我无可避免地会目睹他伤人害人。我不会因为他不喜欢我而怨恨,因为我喜欢他是自愿的,但相对地,我也不会因为他改变态度转而忽视他一切的作为。”
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跟他不是一条道上的,虽然过去三年能相安无事,但那是因为正好我们的道路交错了一段。能共同走一阵子,可是现在总是要分开,他有他的皇图霸业,可是我呢,我留下来做什么?”
容止,我想相信你,你千万莫要骗我。
天如镜。我认输,论狠心,我不如你。天如镜能拿心爱的人做工具,可他做不到。
“我不知道他将来会如何。成王或者败寇,可是这都与我无关,就算他能一统天下当了皇帝又如何?难道我要做他后宫里的妃子?别说笑话了。”
回眸一笑天下倾
身心都不由自主,可怕的是,他却偏偏甘之若饴。
我求仁得仁……死又何妨……这是我的……道……我不后悔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没有遇见你……便好了。
他的眼眸底写着刻骨的冷静,又是那么温柔----楚玉几乎为了这个眼神死去。
确实,令师是个了不起的人,他也是我这一生唯一的败绩,算到如今已有三年七个月,只可惜他已经身死,我有生之年再没有机会挽回,倘若有鬼域,我会去寻找他的。
观沧海低低叹息一声:“被你这样的 人喜欢上,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。” 容止微微一笑,道:“如人饮水冷暖自 知。师兄你不必过分担忧。”那些伤 痕他会亲自慢慢抚平,哪怕是用一生 地时光。
暗香浮动,终焉消散,天下棋局,谁来操盘?始终不变的,只有这个时代——这个离丧与自由并存、放纵与傲气共生、靡乱而浪漫、华丽且张扬的时代。
雪地青丝,一半铭记,一半遗忘。决然舍弃的那一刻,反而成就另一个开端。可以断去青丝,却断不去相思;可以握住双手,却握不住真心。红豆南国,愿君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心本如镜,因爱生忧,因爱而生怖。刀锋、赌局,江山、楚玉谁轻谁重?七情沙场,爱恨情仇,孰是孰非,胜固欣然,败也从容。生离死别,是束缚,还是解脱?
他认输。他低头。他屈服。他退让。他也从来没有想过,竟然会有这一日,他珍惜一个人超过自己。
有些时候感情和理智是不能统一的。
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,我不需要怜悯,亦没必要动摇。
“容止。”
“我在。”
“容止,容止。”
“我在。”
“容止。容止,容止……”
“我在,我在。我在……”
不遇容止误终生,一遇容止终生误。
有人求仁得仁死不悔改,有人抛开一切放歌四海,这流离终于能结束,暴风的荒原上,至少有两个人一直相拥
他以为他可以掌控的,他以为他囚禁住了她,可是谁能料想,真正遭囚禁的人,是他?
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杀得了我,除了我自己。
三千繁花剑,无以破妖娆。
容止,我诅咒你,终有一日,你会尝到肝肠寸断、心碎欲死的滋味!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地逍遥,终有一日,一定会的!
我愿终有一日,你会因为得不到什么而辗转反侧,得到之后又日日夜夜惶恐失去!
我愿终有一日,你会付出一片真心,却被人弃之如履、因爱别离,求不得而失措发心、千疮百孔!
凤何以囚凰,凤凭心囚凰
比如有一盘美味佳肴,但是我吃不到,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吃不到而难过,我会让自己努力地忘却,等过了许久的时间,我再去看那盘佳肴时, 那盘佳肴早就已经腐烂了。
倘若迷路,第一要务便是冷静,不要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跑,冷静的观察周围的环境,做出最有利自己的判断,并果断的采取行动。
即便穿越了时间与空间,在历史上迷失了道路,也应该是一样的。
原本以为只是无关紧要的棋子,可是什么时候开始,竟然成为了他灵魂的主宰。
此时楚玉已经站在了悬崖边,背对着悬崖,她在山顶的风中站立着,衣衫被风吹起来,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对鹤绝笑了:“我跟容止走,不跟你走。”随后也如同容止一般,没有迟疑的跳了下去。
楚玉不知道这件东西是如何来到这个时代,她也不太清楚这东西的来历,可是在瞧见这个投影之后,她忽然有些想哭。
她和这个手环,都是这个世界的外来者。
在遥远的年代,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来历,一个人思索着不可知的将来,努力适应陌生的人和环境,脑子里有很多东西,就算大声喊出来,也不会有人能理解。
寂寞得要死。
惟人可自迷
楚玉决定做饭给容止吃。
看着盘中煎得略焦的荷包蛋,倒也不是不能吃。只是一脑补容止那似笑非笑的可恶表情,楚玉还是决定将这盘撤掉。
餐桌上,容止瞟一眼盘中鼓鼓的碧绿荷叶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楚玉:“这是荷叶包着水煮蛋,我们那儿管这叫荷包蛋。”
“……”
回想了一下从手环中了解到的荷包蛋,容止还是决定将“食不言”贯彻到底。
《大话西游》里,紫霞仙子说:“我的如意郎君是一个盖世英雄,有一天他会身批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云彩来迎娶我。”容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盖世英雄,他心中几乎没什么道义可言,世间在他眼中只是利与弊,他算计得太清楚太清楚,就连从容赴死,也不会失去理智地豪迈。
他没有身穿金甲圣衣,他时常穿着一身白衣,看起来秀雅高洁,但那些其实都是骗人的,他温柔的目光中是缜密的心机,他骗起人来,从来就不偿命。
他脚下没有七色云彩,他现在踩着的,是寒凉的冰雪和花错的热血,他曾经踩过许多人的鲜血,今后或许也将踩着许多人的血,走着他自己选择的道路。
所以,他不是她的如意郎君。
乌墨一般的长发披在赤裸的圆润肩头,形容秀美,眉是远山之黛,唇似三月桃花。
我愿终有一日你付出一片真心,却被人弃之如履,因爱别离,求而不得
这是她给他的毒酒。
他愿意喝下。
不说话,也不后悔。
我不后悔曾经喜欢你,但是现在,我要保护我自己,我要忘记你
“我愿终有一日,你付出一片真心,却被人弃之如履,因爱别离,求不得而失措发狂,身心千疮百孔。”
而我……如何做得到这样地去怨你恨你,只有这样的情境。
“终有一日,我付出一片真心,却被你弃之如履,因爱别离,求不得而失措发狂,身心千疮百孔。”
“我不后悔曾经喜欢,但是现在,我要保护我自己,我要忘记你。”楚玉目光毫不退避地与他对视,吐字清楚地道:“就如同佳肴,是有保质期限的,过期的爱意如同久置的菜肴,没人会稀罕多看一眼。”
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,离开你也是我一个人的事。
“还没休息,在等我?”
“谁,谁在等你了,你没看到我正在看书么。”瞟见容止那似笑非笑的可恶表情,楚玉只能硬着头皮假装若无其事地低头看书。
这一看,大囧,“呃,最近突然发现,这书倒过来看真是别有趣味,呵…呵…不信你可以试试。”
“好,不过今晚倒是没空,我还是改日再试。”
少女,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,但愿你明天你还剩一点渣渣……
凤凰涅槃,皆因矢志不渝
他只是对他的身体狠毒,而她却是对自己的心狠毒。
喜欢上一个人,那真是,完全,
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无法以理智来主宰,不能用力量
去摒除。
但是他会一直沉默,直到将这个秘密带到尘埃之中。多少欢喜和哀愁,多少思慕和辛酸,多少冰冷的绝望,都湮没在合上的眼帘之中。
她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天地如炭炉,他只是那正在被苦苦煎熬的众生之一。
爱不能言,求不可得。
因为想起往事,楚玉的心情低落不少,接下来也没什么重要讯息,她便有简单地说了些,接着便要告辞离开,临走之前,楚玉终于忍不住看了眼容止,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把压在心口的话问了出来:“容止,你。想当皇帝吗?”
这个人,绝不像是能一辈子居于人下的,他拥有深沉的心机和钢铁般的手腕。他在南朝时便已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纵然因为意外而溃败,但想要重建也不会是太大难事,他的同胞姐妹能操控北魏一半的朝政,也等于掌握在他手中,北魏太子都能给他养着玩,他现在还十分年轻。绝不会就在这一步中止,将来,更进一步是什么呢?
再往前一步,这个世界权力的极致,便是帝王。
更极端些,则是唯一地帝王。
容止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以为呢?”他不回答,只又将问题抛还给她。
”容止,我诅咒你,终有一日,你会尝到肝肠寸断,心碎欲死的滋味!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逍遥,终有一日一定会的!”
“我愿终有一日,你会因为得不到什么而辗转反侧,得到了之后又日日夜夜惶恐失去!”
“我愿终有一日,你付出一片真心,却被人弃之如履,因爱别离,求不得而失措发狂,身心千疮百孔!”
“我若活着,这辈子余下来的时日都会来寻你报仇,我若死了,化作厉鬼也要日日夜夜纠缠诅咒你……”
两人虽在一起已有段时日,却从未办过婚礼。
容止:“婚礼一辈子就一次,阿楚可愿成全我。”
楚玉:“这个,婚礼好像很麻烦的样子,我怕你累着,不然我们直接度蜜月吧。”
容止传神地表示出对度蜜月的好奇。
解惑后,又问道:“如若我们直接度蜜月的话洞房该当如何,阿楚想去何处度蜜月呢。”
话比脑快的某人拍拍容止的肩膀:“地方容我再想想,至于洞房还不简单我们边度蜜月边洞…洞…冻死我了,今天真冷啊,呵呵,呵…”
楚玉蹲在墙角,对自己恋爱中的智商表示反省。
沧海师兄,你可知晓,那些日子,我躺在石棺之中对你说,倘若我死了,合上盖子烧了我,但我心里却不甘心的。我来到这世上一遭,却什么都不曾得到,但至少我要留住她,不管用何等手段,也不管她是否会伤心难过。
此情应是长相守,你若无情我便休,春日杏花吹满头,谁家少年足风流,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
最是杀人不见血,美人青丝红颜刀
雪片纷纷扬扬地,落了下来。
身体内那可怕的力量已经彻底失控崩溃,他可以感觉到,仿佛有无形地利剑来来回回穿透他的骨骼肌理,他已经数不清有多少道这样的利剑,他的全身上下,从心脏到指尖,每一分每一寸都好似遭凌迟一般痛楚,纵然是他擅长隐忍性情坚忍,此时此刻,也终于禁不住微微流露出痛楚之色。
他容颜秀美,微凉的眼色与隐忍地痛楚,让他看起来拥有一种不可思议地凄凉之美,但此刻天地之间只有茫茫的大雪与他相伴。
每一寸肌理骨骼都在剧痛,只走了几步,容止就觉得自己仿佛被铰碎了一遍,又重新组合起来,再度承受更剧烈地痛楚,那种失控的力量在身体内来来回回的肆虐,无可遏制不能阻挡,心脏好像被边缘锋利的金属丝网包住,丝网来来回回地切割,可是其中一小块地方,却那么
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
“容止,你还是不懂啊,我跟你打个比方,比如有一盘美味佳肴,但是我吃不到,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吃不到而难过,我会让自己努力地忘却,等过了许久地时间,我再去看那盘佳肴时,那盘佳肴早就已经腐烂了。”爱一个人,那是一种非常勇敢无畏,又非常容易凋零的东西,喜欢的时候极喜欢,一旦爱意消逝,又会变得极冷漠。“我不后悔曾经喜欢,但是现在,我要保护我自己,我要忘记你。”
是阳光太刺眼了吗?
不,
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太耀眼了……
你是你,容止是容止,每个人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,你们谁都不能取代另外一个人。”
他不离开,只是他不想离开罢了。 倘若他真心想要离开什么,无论有多少事务耽搁。他也可以置之不理。
天地为炉,芸芸众生,谁不是在苦苦煎熬。
时光是这样残酷地轮转,可以将爱变成恨,也可以让恨彻底消弭。
彼时,他是皇帝,她是长公主,现下,他是落魄流浪地复仇之刃,她是心灰若死的飘渺浮萍。
楚玉站得有些远,角度亦偏了些,因而并未瞧见,那些自容止指间漏下的白雪之中,沾染着点滴触目惊心的红。
最初,是那春日杏花吹满头,谁家年少足风流
对父母的冷漠,对师父地感激怨怼,对王意之的欣赏,对花错的亏欠,对观沧海的亲情。以及最后停驻在意识之的……对楚玉地……爱。
容止静静地按住她的手。他的手苍白冰冷,可是动作之间却有无限温柔,楚玉可以看到,一滴滴血珠从他眼角沁出来,顺着脸颊滑落,落到雪中时,却成了一粒粒嫣然红豆。
最是杀人不见血,美人青丝红颜刀
其实好景已经很长,可是我每每回想,总是觉得不够长的。
如果这一生,遇见你,是因为那年的春风忘记遮掩了彼此的气息,以致于在茫茫人海里,我不能不转身,对上你若有所悟的回眸。
你如是真的心存死志,旁人很难阻拦得了你,但须知生难死易,假如你就在这里死了,那么你不过是我公主府上的一个卑微的面首,永远都是。
喜欢上一个人,那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假如没有遇到她,就好了。
没人能杀死我,除了我自己。
杀了王意之,世上便不会有第二个王意之,带着楚玉永远离开。
从最初到现在。
最初,是那春日杏花吹满头,谁家年少足风流。
后来,红了樱桃绿芭蕉,流光容易把人抛,伴随着缓带轻裘疏狂事,天阔云闲向歌声,抛了流光,便迎来那大多好物不监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
她想,此情应是长相守,你若无情我便休,本以为,相见争如不见,有情总似无情,分开来总是好些……
可是,为什么临到终来,竟是这般境况?
有一个词,叫做刚极易折,太过刚硬了就容易折断,我绝不是让你和贪官污吏同流合污,可是你在保持自身高洁品格的同时,也要懂得一些委婉周旋,没有几个官场上的朋友,你的仕途很难顺利的。"
喜欢上一个人,无法以理智来主宰,不能用力量去屏蔽.
即便那希望异常的渺茫,可是在真正绝望之前,无论如何不要放弃。
我伤心,有什么用?痛恨,有什么用?我该视谁为敌?以谁为仇?我要为了什么雪恨?用什么来洗刷怨怼?
“容止,我喜欢你,那么,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呢?”
“没有,一点也没有。”
缓带轻裘疏狂事,天阔云闲向歌声
容止篇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江山再美,如若没有楚玉的相伴又算什么。
再没有一个人,会如她这般,折断手脚背弃归途也要拥抱他。
想看你一眼,便从平城过来了。
先动心的人,分明是她;最初无情的人,明明是他,可是为什么到了如今,却是她全身而退,他不知所措?
纵然是离别的最后一刻 他也是绝好风度姿态
沧海师兄,你可知晓,那些日子,我躺在石棺之中对你说,倘若我死了,合上盖子烧了我,但我心里却不甘心的。我来到这世上一遭,却什么都不曾得到,但至少我要留住她,不管用何等手段,也不管她是否会伤心难过。
我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,文不能安邦,武不能定国,我留在那里,对容止有何用处?
终于见着你了。”容止轻描淡写,懒洋洋地道,“想看你一眼,就从平城过来了。”
三月桃花色,酒不醉人人自醉
被他看得有些心虚,楚玉抿一下嘴唇,微微不安道:“有什么不对么?”他怎的这么看着她?
难道他不想走?
过了一会儿,桓远露出苦笑,低声道:“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?”
楚玉奇怪道:“不明白什么?”
桓远停下脚步,他望着楚玉,欲言又止。
这三年来,容止待楚玉如何,他们都看得到,先不说外面,至少在这家中,容止的用意已经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就连最不晓事地阿蛮,都看出来了一点端倪,可是为什么她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般?
她是当真不知,还是故意装成这样的?
欢笑是我,悲伤是我,爱着的是我 ,恨着的也是我。原来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,而他只是作壁上观,微微冷笑……
因为真正的原因,在最不可能的方向,而那个方向,则是楚玉绝对不可能去思考的。
也因此。容止所有地异常,甚至洛阳城外昭然若揭的亲吻,也在有意无意的曲解下,轻易被忽略过去。
真心想要回避什么的时候,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,都会朝自己预设的角度思考,曲解和误会,这只是开始。
正如裴述所说,王意之的家宅,每件事物都比别处要珍贵不少,可是楚玉却觉得,这其中最珍贵的,却是宅子的主人。他是无价之宝。
楚玉教容止下五子棋,容止学会以后,楚玉觉得很挫败,于是对容止说:“五子棋已经过时了,我们来下三子棋吧。” “三子棋?”
“和五子棋规则一样,不过改成三子相连,还有我觉得白子和你衣服的颜色一样简直绝配,所以我执黑子吧。唔,还有还有,虽然三子棋没有黑子先行的说法,不过我们得考虑一下棋盘的感受,入乡随俗黑子先行好了。” “阿楚是否考虑过棋子的感受?”
“可你不是说棋子是用来摆布的么?”
“我们今天穿的是情侣装,白子和你也很配。”
“其实你是不是担心会输?没关系,胜败乃兵家常事,快下吧,输了我也不会取笑你的。”
“……”
于是楚玉终于如愿以偿地赢了一次。
她不管容止是怎么活下来的,又或者骗了她多少,以及这些日子来的伤心,喜欢一个人,又怎么能计较得那么清楚?
她伤心她难过也是她愿意,她深深地喜欢这个人,他活着她高兴他死了她悲伤,这个人是无可取代的,再也顾不了旁的那许多。
喜欢上你,是我自愿,放弃回家的机会救你,也是我自愿,今天离开你,还是我自愿。
某日楚玉和容止闹脾气,威胁道:“今晚你去睡书房!”
容止微微一笑,却只应好。
到了晚上楚玉一进卧室,看着满屋的书架,怒瞪某人。
榻上某人对楚玉的目光似无所觉。悠悠道:“我瞧这屋甚好,用作书房再合适不过,既能能看书又能休息。”
喜欢上一个人,那真是,完全,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容止,我诅咒你,终有一日,你会尝到肝肠寸断,心碎欲死的滋味!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逍遥,终有一日一定会地!
驾驭计谋,而不是为计谋所驾驭,容止所秉持的,无非便是一颗极为坚韧稳固,不为外物动摇分毫的强大心灵。
见容止误终身。
这世间多少爱而不能,痛难割舍,唯愿来世,遇到的不再是错。
楚玉不能原谅自己,那瞬间后,她几乎不敢相信,自己竟然会萌生那样的念头,都是无辜的,没有哪个人是比哪个人更应该去死,可是在那一刻,她竟然会觉得庆幸,因为死的人不是容止,而是墨香。
他有一种预感,倘若现在离开,也许今后都不可能看到楚玉了。
那个华丽的皇宫好像张着一张漆黑地大口,他一旦走入,就会被吞得连渣子都不剩。
伤病和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人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,去坦然的面对自身的污点
当断不断,必受其害,手握权柄的人。必然执掌一柄生杀予夺之剑。剑有双刃。一面对敌,一面朝着自己。纵然心里面有万般的不舍。可是为了某个目地,还是应当抛弃一些东西。
杏花飘零,谁家少年明眸灿星,浅笑醉花,墨发淡景;青石侧卧,谁家少年闲散雅致,手执黑白,天下为弈;雪地诀别,谁家少年脱胎换骨,风光灼华,凤得以翔;平城放手,谁家少年痴情决绝,手腕可斩,真心怎剖;悬崖凤逝,又是谁家少年七孔流血,果毅残忍,跳崖自戕……
纵然这世上有千万种温柔风情,对她而言,也及不上容止一个悠然的眼色。
有那么一句话,叫做相爱容易相处难,也许相爱未必就是容易,但相处是比前者更艰难的事。光只是一个喜欢不能粉饰一切。
我不欲与任何人为敌,也不惧与任何人为敌。
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何日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
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,不得于飞兮,使我沦亡。
草木本无心,风月不关情。
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士俗不可医。
朱颜辞镜花辞树。
惊风漂白日,光景弛西流。
胜固欣然,败也从容。
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”那个衣袂飘飘,笑容浅浅的男子,穿过亿万年盛开的木槿,回眸便成了绝唱。
所坚持的,不是最高利益,不是什么有好处,就一定么,有的事情,明知道要损毁自己利益,但只要想做,便一定要去做。

点击更多

最近热播剧 最近上映电影 最近综艺节目

点击更多

[漫漫看] 电影 电视剧 综艺节目 明星 电视节目表 你知道吗

记住网址:www.manmankan.com 闽ICP备11002665号-2

Copyright © 2018 www.manmankan.com 版权所有